孔乙己——趙錢難

時間:2017-09-29 08:24:12 來源:代碼銀行

原標題:孔乙己——趙錢難

常州的創業咖啡的格局,是和別處不同的:都是大廳一個長方形的吧臺,柜里面預備著熱水,可以隨時做咖啡。創業的人,中午下午下了班,每每花幾塊錢,買一杯咖啡,——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,現在每杯要漲到幾十塊,——靠吧臺站著,熱熱的喝了休息;倘肯多花十塊錢,便可以買一塊布朗尼,或者可麗餅,做小甜點了,但這些顧客,多是剛創業,大抵沒有這樣闊綽。只有融了資的,才踱進咖啡廳隔壁的包廂里,要個甜點拼盤,慢慢地坐喝哈拉。www.biuwork.com

我從二十歲起,便在常州的比由咖啡里當服務生,老板說,說話太笨,怕侍候不了融資主顧,就在外面做點事。外面的創業者,雖然容易說話,但嘮嘮叨叨纏夾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們往往要親眼看著咖啡豆從機器里磨出,看過杯子底里有水沒有,又親看將壺子放在機器上滴濾,然后放心:在這嚴重監督下,摻水也很為難。所以過了幾天,老板又說我干不了這事。幸虧朋友的情面大,辭退不得,便改為專管切蛋糕的一種無聊職務了。

我從此便整天的站在吧臺里,專管我的職務。雖然沒有什么失職,但總覺得有些單調,有些無聊。老板是一副兇臉孔,創業者也沒有好聲氣,教人活潑不得;只有趙錢難到店,才可以笑幾聲,所以至今還記得。

趙錢難是站著喝咖啡而融了資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臉色,皺紋間時常夾些傷痕;一頭亂蓬蓬的斑白的頭發。雖然融過資,可是公司經營不善,似乎十多年沒有人再融,也沒有過問。他對人說話,總是滿口ABCD輪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為他姓趙,別人便從描紅紙上的“趙錢難啊趙錢難”這半懂不懂的話里,替他取下一個綽號,叫作趙錢難。趙錢難一到店,所有哈咖啡的人便都看著他笑,有的叫道,“趙錢難,你臉上又添上新傷疤了!”他不回答,對柜里說,“兩杯拿鐵,要一塊布朗尼。”便排出九十塊錢。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,“你一定又騙人家投資了!”趙錢難睜大眼睛說,“你怎么這樣憑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親眼見你騙了何家的錢,吊著打。”趙錢難便漲紅了臉,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,爭辯道,“創業不能算騙……創業!……創業者的事,能算騙么?”接連便是難懂的話,什么,什么“獨角獸”之類,引得眾人都哄笑起來: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聽人家背地里談論,趙錢難原來也創過業,但終于沒有成功,又不會轉型;于是愈過愈窮,弄到將要倒閉了。幸而碼得一手好代碼,便替人家做網站,換一碗飯吃。可惜他又有一樣壞脾氣,便是好喝懶做。坐不到幾天,便連人和網站源代碼,一齊失蹤。如是幾次,叫他做網站的人也沒有了。趙錢難沒有法,便免不了偶然做些詐欺的事。但他在我們店里,品行卻比別人都好,就是從不拖欠;雖然間或沒有現錢,暫時記在粉板上,但不出一月,定然還清,從粉板上拭去了趙錢難的名字。

趙錢難喝過半杯咖啡,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,旁人便又問道,“趙錢難,你當真創過業嗎?”趙錢難看著問他的人,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。他們便接著說道,“你怎的連半個天使投都撈不到呢?”趙錢難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,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,嘴里說些話;這回可是全是ABCD之類,一些不懂了。在這時候,眾人也都哄笑起來: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在這些時候,我可以附和著笑,老板是決不責備的。而且老板見了趙錢難,也每每這樣問他,引人發笑。趙錢難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,便只好向孩子說話。有一回對我說道,“你見過別人創業嗎?”我略略點一點頭。他說,“見過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商業計劃書,怎樣寫的?”我想,討飯一樣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過臉去,不再理會。趙錢難等了許久,很懇切的說道,“不能寫罷?……我教給你,記著!這些計劃書應該記著。將來做老板的時候,下屬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老板的等級還很遠呢,而且我們老板也從不看商業計劃書;又好笑,又不耐煩,懶懶的答他道,“誰要你教,不是需求分析優勢分析比較嗎?”趙錢難顯出極高興的樣子,將兩個指頭的長指甲敲著柜臺,點頭說,“對呀對呀!……BP有四種寫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煩了,努著嘴走遠。趙錢難剛打開電腦,想給我看案例,見我毫不熱心,便又嘆一口氣,顯出極惋惜的樣子。www.biuwork.com

有幾回,青年創業者聽得笑聲,也趕熱鬧,圍住了趙錢難。他便給他們布朗尼吃,一人一塊。小伙子們吃完蛋糕,仍然不散,眼睛都望著盤子。趙錢難著了慌,伸開五指將盤子罩住,彎腰下去說道,“不多了,我已經不多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蛋糕,自己搖頭說,“痛點痛點?獨角獸!”于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里走散了。

趙錢難是這樣的使人快活,可是沒有他,別人也便這么過。

有一天,大約是中秋前的兩三天,老板正在慢慢的結賬,取下粉板,忽然說,“趙錢難長久沒有來了。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!”我才也覺得他的確長久沒有來了。一個喝茶的人說道,“他怎么會來?……他賠了本了。”老板說,“哦!”“他總仍舊是騙。這一回,是自己發昏,竟騙到高利貸家里去了。他家的契約,騙得的么?”“后來怎么樣?”“怎么樣?先寫契約,后來讓股權,再后來公司被搬空了,再打折了腿。”“后來呢?”“后來打折了腿了。”“打折了怎樣呢?”“怎樣?……誰曉得?許是死了。”老板也不再問,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賬。

中秋之后,秋風是一天涼比一天,看看將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著火,也須穿上棉襖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沒有一個顧客,我正合了眼坐著。忽然間聽得一個聲音,“卡布奇諾。”這聲音雖然極低,卻很耳熟。看時又全沒有人。站起來向外一望,那趙錢難便在吧臺下對了窗戶坐著。他臉上黑而且瘦,已經不成樣子;穿一件破夾襖,盤著兩腿,下面墊一個蒲包,用草繩在肩上掛住;見了我,又說道,“卡布奇諾。”老板也伸出頭去,一面說,“趙錢難么?你還欠一百九十塊錢呢!”趙錢難很頹唐的仰面答道,“這……下回還清罷。這一回是現錢,咖啡要好。”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樣,笑著對他說,“趙錢難,你又騙投資了!”但他這回卻不十分分辯,單說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要是不騙,怎么會打斷腿?”趙錢難低聲說道,“腳滑,滑,滑……”他的眼色,很像懇求老板,不要再提。此時已經聚集了幾個人,便和老板都笑了。我熱了咖啡,端出去,放在門檻上。他從破衣袋里摸出四十塊錢大錢,放在我手里,見他滿手是泥,原來他便用這手走來的。不一會,他喝完酒,便又在旁人的說笑聲中,坐著用這手慢慢走去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長久沒有看見趙錢難。到了年關,老板取下粉板說,“趙錢難還欠九十塊錢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說“趙錢難還欠九十塊錢呢!”到中秋可是沒有說,再到年關也沒有看見他。

我到現在終于沒有見——大約趙錢難的確死了www.biuwork.com

海峽線上 haixiaol.com 2017-09-29 08:24:12

趙錢 老板 咖啡 沒有 粉板

環保設施未經驗收孔乙己越香餐飲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遠大路分公司被罰

原標題:環保設施未經驗收孔乙己越香餐飲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遠大路分公司被罰千龍網北京9月19日訊日前,北京市海淀區環保局發布海環保罰字2017514號行政處罰公示,孔乙己越香餐飲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遠大路分公司違反《營建項目環境保護管理條例》,被罰款3萬元。海環保罰字2017514號行政處罰決定書 [詳情]

http://haixiaol.com/n6535192.html

聲明:本網部分信息轉載於其他網站,如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聯絡我們